一台黑白电影放映机的回放--小桥镇40年农村电影放映的记忆

发布时间:2018-12-28 10:15 发布机构:建瓯市人民政府 作者(文号):黄善旺 浏览数:
  
  调试早期仿苏电影放影机
    
  “8.75”电影放映机
  
  35毫米“宽屏幕”电影放映机
  
  播放影片
  
  农村电影室外转室内测试
  
  与两代电影人合影(从左往右:徐明荣、张生荣、黄善旺)
  
  

2018年春节过后,我接手了小桥镇文化站的工作,多年后第一次走进镇电影院,了解落实“省级文化示范乡镇”创建工作。文化站的办公室设在放映厅二楼,这里正在按功能设置分块装修。

  

当我走上影院二楼,看到两个大家伙竖在播放室,身上落满灰尘,看样子早已尘封了多年,我用手指轻轻抹去标牌上的灰尘,露出哈尔滨生产的“长江牌”电影放影机,它那时光流转的准确表达,让我浮想起儿时农村放电影的场景,带我走向寻访乡村电影放映记忆的旅途……

  

儿时的记忆里,我家在闽北偏远的小山村,两间瓦房住着我姐弟三人,太阳落山后,母亲总是节俭地点着煤油灯,那是物质极度匮乏年代,购买东西都要凭票。山村夜晚一片寂静,偶然能听到说书声,村里有知识的青年给大家讲“杨家将”、“岳飞传”等,大家围在篝火旁听他讲书,这是山村孩子们最大的快乐了。

  

直到分田到户,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谷仓才有节余,饭橧不再有“地瓜米饭”,冬天赶着二、三十只番鸭和母鸭,家里还养着一头肥猪过年……此时的家乡拉起了电线,15瓦电灯炮亮澈山村,当然各村庄还得轮着用电,家乡第一台碾米机在我父亲的操作下出米了,河边水车米坊渐渐荒废,露天电影第一次走进我的视线。

  

得知要在村里放电影,相亲们奔走相告,说的、听的都是电影的事,在山村溅起层层粼漪。盛夏的夜晚闪烁着茧火虫,微风徐徐吹来,好奇的我早早拿着一把凳子占在前排,四里八村的相亲蜂拥而至,电影还没开始就站满了整个晒谷坪。随着喇叭声响起,现场的喧哗嘎达而止,光影下我记住了朝鲜电影《卖花姑娘》,电影余波在山村回荡数天。在百度里现在还能找到 “千朵花儿万朵花,千朵万朵金达莱花,我爱妈妈一片忠心,花儿一样盛开怒放……”那优美的旋律、哀婉动听的歌声,曾经牵动过无数中国观众的心。

  

为进一步了解农村电影放映变迁,我驱车前往寻访小桥公社第一代电影放映员徐有福、张生荣等人,有小桥电影放映之父美称的徐有福已去世,在建瓯市电影公司见到张生荣时,他已是两鬓斑白的老人,看上去精神矍铄,交流时谈吐清晰,当提起农村电影放映的事时,老人娓娓道来……

  

“1958年前,省电影队放映第四队负责小桥日日新人民公社的电影放映,使用“8.75”移动黑白电影机,放映点设在公社坪,现小桥镇郭步旧礼堂,放映场面黑压压一片,当时社员看一场小电影可谓望眼欲穿,一年最多等那一、二回。”张生荣说。

  

为满足群众文化娱乐的需求,小桥公社成立了自己的电影队,第一代电影放映员应运而生,有王换福、汤军昌、翁爱伍、徐有福、张生荣、范声扬、雷成富等人,配备了飞鸽牌自行车,一个月放映可达一、二次。虽然现在这些老人很多故去,但他们的名字胜比亲人,至今让小桥人民记忆犹新。在1964年,为便于管理及技术上对接,小桥公社放映队被收编到县电影公司,由徐有福任县电影公司站长,整个电影行业开始统一到文化局管理。

  

上世纪七十年代,一场风起云涌的变革即将上演,电影做为思想新潮的代表嗅到气息,农村电影蓬勃发展,小桥公社电影事业在时代背景下繁荣起来。1975年,福建省电影公司在小桥公社开展电影放映推广试点,先后在13个生产大队成立13个电影队,由县电影公司组织培训,产生了第二代电影放映员翁进道、陈德华、连为茂、连明富等14人,同时配备当时最先进的16毫米电影机。这支热血沸腾的年轻电影人,怀着对党和人民的忠诚,对电影事业的热爱,跋山涉水,风雨兼程,肩担人扛,踏遍了小桥的每一个角落,为活跃农村广大群众的文化生活,为及时传达贯彻党的方针政策,为广大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立下了汗马功劳。

  

“公社电影院放映是整个公社电影放映的中心点,每天早上开始卖票,整个电影院1000个座位爆满,电影票总是供不应求,有时影播厅内中间两个人行道经常加座位,称为‘中加排’,当时票价一般是1毛4。”电影放映老人翁进道他在此工作三十余年,在我的记忆里,他每每说起此事都引以为豪,因年老失记,现在采访他只得只言片语。

  

小桥公社电影院建于一九八零年,是当时最大的建设项目,举全公社之力完成,它的兴建可谓是小桥人民娱乐文化的头等喜事。在县电影公司大力支持下,配备了35毫米哈尔滨生产的长江牌室内放映机,当时群众称之为“宽紧膜”,正躺在二楼播放室的“宽屏幕”机型,是当时最先进的机型。

  

每到影院放映时,各村社员成群结队云集,大丘、富井、西边等村社员步行几里,甚至十几里外的阳泽、后塘村都有社员赶来公社看电影,放后那几天大街小巷谈的最多的是电影内容。在那单纯而又贫乏的年代,电影是农村最大的文化娱乐活动,公社影院放映一度受到群众的青睐,吃冰棒、看电影是当时年青人最时髦的事,也是青涩男女的奢侈消费。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还是十岁的孩子,也跟时髦,平时把零钱攒起来,看到有好看电影的海报时,就会约上几个孩子,从阳泽村赶到公社影院看,三、四个月能看一场电影就是我们最快乐的事,尤其是看完回来,其他孩子问长问短的,那是无比自豪与幸福。”阳泽村民邱国义回忆起儿时看电影的事,现在还历历在目,那段时光成为他孩时永恒的记忆……

  

农村电影的繁荣坚持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当改革开放的号角吹动山与海时,农民大军涌进珠三角、长三角,城镇化建设快速推进,带动物质文明高速发展,电视机在农村得到普及,歌舞厅、录像厅、台球室、家庭影院等门店林立,群众文化娱乐活动丰富多彩,现代化交通贯穿大江南北、高山、草原,移动通讯沟通架起桥梁,网络世界展露头角……电影行业调头走向下坡,农村电影观众只留下老人、妇女、小孩。

    

“农村电影的社会功能逐渐弱化,现在农村放映工作举步维艰,主要靠国家财政补助维持。2007年数据化电影走进农村,要求全市行政村每月放映1次,在承担起宏扬社会主旋律的同时,影片自主选择,满足农村需求,露天电影与时代同步,得到社会认可。”建瓯市电影发行放映公司经理徐明荣说。

  

都市影院增添了城市繁华,《泰坦尼克号》拉开千平米的巨幕,引发万人空巷的观影狂潮,3D影片《阿凡达》身临其境,感受声光电的完美结合,各种先潮影片创造了影院经济。农村电影却萎缩一角,由于农村青壮年多外出谋生、创业,加上手机、电脑等数码产品的普及,看电影的多为老人、妇女、小孩等留守人员,他们渴望参加更多积极有意义的活动。

  

近年来,我镇电影从室外转入室内,露天电影成为过去时。并多次举办“文化三下乡活动、三八节广场舞比赛、首个农民丰收节、品茗推介会暨乡村旅游文化节”等丰富着农村文化娱乐活动;制定乡规民约,推行乡村移风易俗,传承家风家训,引导乡风文明;深挖青铜大铙文化,开发中国传统村落阳泽村文化旅游项目,以文化产业推动我镇乡村振兴工作。(黄善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