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溪官茶天下绝

来源:市政府办 发布时间:2019-01-22 08:53 发布机构:市政府办 作者(文号):黄悦 浏览数:
  建茶,因产于福建建溪流域而得名。其代表的北苑贡茶闻名于世,在中国茶叶御贡史上鳌占了458年,独领风骚。是中国御贡史最长的茶。建茶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很远,据有关文字记载和当代茶学专家陈椽考证,在南北朝时,建州就有人工种茶和从事茶叶加工生产。汉代就有“建溪芽”之称,唐朝中期,茶圣陆羽在《茶经》中就说建州之茶“往往得之,其味极佳。”历代吟咏建茶的诗词曲赋更多达七百余篇,留下了脍炙人口的名句,如范仲淹的“北苑将期献天子,林下雄豪先斗美”;苏轼的“从来佳茗似佳人”;陆游的“建溪官茶天下绝”等。所以,北宋周绛《补茶经》说:“天下之茶建为最,建之北苑又为最。”

说到宋代闽中名泉,不能不提到北苑龙井。宋代建安(今建瓯)北苑作为皇家(御焙)茶园,制茶工艺为天下第一———“本朝之兴,岁修建溪之贡,龙团凤饼,名冠天下。”(宋徽宗《大观茶论》)。造茶需水,北苑优质的泉水是制作龙团凤饼不可或缺的条件。相传,北苑生产的龙凤团茶均需龙井之水喷洒再焙制后,方能成为贡品。南宋福建路漕司幕僚胡仔曾参与修贡茶事,他在《苕溪渔隐丛话》中清楚记述了北苑御泉的位置、结构及其水可以造茶的功能。胡仔所记述的情况在明清时代的地方志乘中亦有反映,可见直至明代,北苑御泉亭及御泉遗址仍存,有关北苑御泉的历史记载近年来还不断为考古发现证实。

  

20世纪80年代以来,建瓯市文物工作者在建瓯东峰镇凤凰山麓焙前村附近二公里处一个俗称“林垅”的小山坡上,发现了一块当地群众称为“凿字岩”的茶事石刻。正面阴刻宋庆历戊子柯适题记一篇,文中有:“……御焙,岁贡龙凤上,东东宫,西幽湖、南新会,北溪属三十二焙有署暨亭榭,中曰御茶堂,后坎泉甘,宇之曰御泉,前引二泉曰龙凤池……”。此碑内容翔实,言之凿凿,是迄今为止考证宋代北苑茶事最重要的资料,“凿字岩”题刻也证实了北苑御茶堂后坎,存在甘泉称作御泉的史实。80年代末,考古工作者对北苑凿字岩遗址的深入调查,在焙前村南500米俗称“黄厝林”山脚下发现了一口枯井,当地群众称它“龙井”。此井口被石板封死,在古井附近大片山坡上,遍布宋代制茶工具(碾盆)等遗物。1995年福建省考古队发掘了此处枯井(即北苑龙井遗址)。

  

龙井依山(黄厝林山)而凿,所处地段俗名“石门挡”、“假山后”。经清理,在枯井周围发现三个上下叠压的宋元时期井亭建筑遗迹。砖砌井台基分别是八边形、六边形和长方形井亭的遗存。从井亭周边文化层中出土大量宋元时代板瓦、筒瓦、瓦当、鱼龙脊兽瓦等建筑构件,反映此井亭瓦顶上有脊饰,檐口有瓦当、滴水,说明井亭建筑规格非同一般。而枯井周围的砖砌建筑台基、水槽及水池、卵石路面、地面、陶水管铺设的暗渠等建筑设施遗迹及附近文化层中大量宋元时期茶具等出土则进而说明“枯井”当是宋时之“龙井”,即是上盖有华丽井亭的著名北苑“御井”或称“龙焙泉”、“御泉”。

  

龙井井口略成五边形,径约2.5米,残深1.5米,底径仅2米,井壁用天然岩石开凿,泉水从岩隙中流山;南边井壁据说原用石板条砌筑,惜已无存。清理淤土之后的龙井,清冽甘美的泉水又恢复长流不竭,惟水量有限,每小时不足50克。这一情况与历史记载相符。

  

按宋赵汝砺《北苑别录》记载,北苑茶的整个采制工艺流程包括“开焙,采茶,拣茶,蒸茶,榨茶,研茶,造茶,过黄”等程序,而多数流程均需借助龙井的优质泉水,换言之,“凡茶自北苑上者皆资焉”。北苑研茶要不断往瓦盘中加水,且酌水以每注水研茶至水干为一水,直至茶熟。赵汝砺以天下事未有不相辅相成的道理,喻“北苑之茶,而后有龙井之水”。而赵此时看到的龙井之水,“其深不以丈尺,清而且甘,昼夜酌之而不竭”。

  

胡仔在《苕溪渔隐丛话》一书中进而证实了凤凰山麓的御泉实际上是一处有井亭覆盖,宽、深均不过四五尺,石头铺底,上面留有泉眼的小井,从御泉及附近岩壁流山的泉水都可以造茶。

  

北宋庆历曾任福建转运使,并亲自正北苑督造龙茶的蔡襄,在他为北苑茶事题写的《北苑十咏》中,亦不乏对北苑御泉(龙井)的描绘:“苍山走千里,斗落分两臂,灵泉山地清,嘉卉得天味”。诗中指出:北苑龙茶茶味天成,得益于凤凰山的灵泉,北苑贡茶的栽培与制作(洗茶)均有赖于这里的泉水。对于北苑凤凰山的胜景与御井(龙井)清冽甜美的泉水则更是赞美有加:“山好水亦珍,清切甘如醴。”的确,御井有红色的井栏,玉石般明洁的井壁,清澈的井水。井小,流量亦小,其泉水愈显珍贵,于是御井的井盖经常封闭加锁,“井常封,钥甚严”。

  

民间传说、文献记载、文物遗迹是如此吻合又互相印证,有关北苑名泉的千年公案,总算是有了着落。

张廷晖,字仲光,号三公,生于唐天复三年(公元903年),卒于太平兴国六年(公元981年),享年78岁。唐僖宗丁未年(公元887年),其祖父张世表落籍建安县东苌里,即今建瓯市水源乡水北村后山,开基立业,张廷晖少年时即随父上山开荒种茶。张廷晖勤勉踏实,在他的精心管理下,田庄茶园遍布建安的东溪流域,在凤凰山一带拥有方圆数十里的茶园和茶焙,成为远近闻名的茶焙业主。

  

唐末五代之际,闽国的闽王十分好茶,张廷晖经营的凤凰山茶园,茶品上乘,被闽王看上,并不断前来索取,张廷晖不堪其扰,加上王延钧、王延禀、王延政等人内讧不断,战事频生,搞得民不聊生,茶业难以维持。到了闽龙启元年(公元933年),张廷晖干脆将凤凰山及其周围方圆三十里的茶园,悉数献给闽国,闽王(王延钧)大喜,封张廷晖为“阁门使”。因凤凰山地处闽国北部,故取名北苑。民国《建瓯县志》载:“闽龙启元年(933年),张廷晖将凤凰山方圆三十里茶山悉数献给闽王,闽王将其列为皇家御茶园,因该园地处闽国北部,故称北苑”。

  

凤凰山成为皇家御茶园后,靠着朝廷的支持,北苑研膏茶在制作工艺上,得到很大提高。从闽国至南唐、北宋、南宋、元、明,历代朝廷,都在北苑设立“官焙”,并遣重臣督造。由此,北苑成为中国最著名的皇家御茶园,至两宋登峰造极,创造了名倾天下、空前绝后、无与伦比的龙茶盛世。

  

北宋太平兴国六年(公元981年),张廷晖病逝,茶农茶工要求立祠纪念这位茶业的先行者。御苑漕官,为彰扬张廷晖的历史功绩,满足广大茶农茶工的怀念之情,上表奏请朝廷,得到皇帝同意,于是便在茶园中,建了一座祠堂,内供张廷晖神像,称“张阁门使庙”,当地的茶农则称其为“张三公庙”。

  

宋咸平年间(公元998~1003年)宋廷派驻在凤凰山茶衙的漕官感念张廷晖献立北苑御茶园的奠基作用,同时为了促进茶业的发展和顺应广大茶农茶工缅怀张廷晖的情感,奏请朝廷批准,在凤凰山凤翼处建立了“张阁门使庙”(民间俗称“张三公庙”,茶农直称“茶神庙”)。自此四方茶人择吉期前来烧香祈拜,祷佑茶园兴旺、茶品质优。

  

南宋绍兴年间(公元1131-1162年),宋高宗赵构为彰扬张廷晖献立北苑御茶园以来而产生的茶业繁荣、税贡增加、茶文化增色等历史功绩,给“张阁门使庙”赐匾“恭利祠”,追封张廷晖为“美应候”,累加“效灵润物广佑候”,其后又进封“济世公”,并追封其妻范氏为“协济夫人”。明代黄仲昭的《八闽通志》记载:“恭利庙,在吉苑里。神姓张,名廷晖,字仲光。”

  

恭利祠史逾千年,历经沧桑。它随北苑茶园兴盛而盛,也随北苑茶园因当地农民起义被迫北迁武夷山而有所衰。其间屡遭兵火,屡次重建。元朝至正十二年(1352)里人周长募资重建。民国二十六年(1937)霞镇村民集资重建后,谢仁水(别号“犁壁”)主持,香火大旺,到新中国建国前夕已积累黄金20两7钱,银元上千。六十年代中期“文化革命”兴起,恭利祠再度遭劫,谢仁水临终前将该庙世传的一颗用牛角为材料刻制的三圈迭套的秘印,秘传于坪林村一伊姓村民手,嘱其待有诚人真心再兴茶神庙时方可示出。1990年10月当地缘首吴双婢等募众重建,因资金不足,只好因陋就简,待后配套完善;其后,霞镇村委会划出庙后地300庙归庙宇开发管理,以接济费用;1996年7月10日,建瓯市宗教事务局为顺应民意,挖掘茶神文化,振兴茶业经济,重振茶都雄风,以“瓯宗[1996]12号”文批准为保留寺庙,予以依法保护。

  

相传茶神张廷晖的忌日是农历四月十四,每年的这个时候,恭利祠内鼓乐齐鸣、红烛高照,祠外人如潮涌、热闹非常。茶神作为建瓯独特的民间信仰已经延续了上千年,如今他已成为北苑茶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逐渐为世人所熟悉和景仰。祭拜茶神的活动,充分展示出北苑茶文化的独特魅力,再现出我市绵延千年的茶祭传统风俗,进一步传承、弘扬古老悠远的茶文化。


在唐宋北苑御茶辉煌时期,北苑每到春茶采摘时,方圆30余里内来自建州境内各县3千多名采茶工领牌进山,山间擂鼓不断,就连建州城内都不时传来鼓声和喊声,“茶发芽喽!茶发芽喽!茶发芽喽!”。北苑喊山不仅可以驱虫赶蛇,安全生产。还可用震山之声催茶芽生长,有替带惊雷的效果。

  

建宁北元噉山造茶是日天大雷雨高奉御至

[元]刘仁本

建溪三十里, 北苑擅茶名。

地耸岩峦秀, 川回泷濑萦。

溪山元蕴瑞, 草木亦敷荣。

远土职修贡, 官曹任榷征。

君惠濡泽降, 天助震雷轰。

鼓噪千军勇, 喧豗万蛰惊。

仙灵烦酒醴, 使者引旗旌。

白玉堂前客, 红云岛内行。

灵根连夜发, 凡草感春生。

渐觉龙芽吐, 先期凤嘴萌。

逻巡分堠卒,   掇拾课山丁。

紫笋和烟采, 金筐带露盛。

枪旗俄错落, 粟粒迸轻盈。

散乱碧涛影, 玲珑玉杵声。

雪香金碾碎, 云冷石泉泓。

轩翥鸾凰瑞,   参差圭璧呈。

团团明月起, 隐隐翠蛟嵘。

包匦殊科第,   封函致洁精。

荐新夸绝品, 驰贡入神京。

上为君王寿, 下摅民物情。

武夷同谱牒, 禹贡孰稽程。

陆羽千年梦, 卢仝两腋清。

庙堂真燮理,   黍稷享精诚。

赋羡无遗物, 科征念远氓。

彤云閟山谷,   绚日隔蓬瀛。

愿以阳春德, 千秋奉圣明。


建瓯当地茶人说起水仙茶都夸赞“南路水仙”好!因其独有的色香味,历来为爱茶者所推崇。“南路水仙”属半发酵茶,既有不发酵茶的特性,又有全发酵茶的品质。上品兼备“甘、清、香、活”。陈年的“南路水仙”可以入药,民间常以此茶作居家必备之品。其药理和保健功能,都位居其他茶类之首。近年,在广东潮汕地区也深受客户的钟爱和高度赞赏。


在茶亭的墙砖上,每块都印有“鄞江茶亭”四字砖印,可见当时建茶亭时,是特别定制了专用墙砖。从外观整体上看,茶亭设计别致典雅,与一般古民居相比又多了一丝精巧。

  

南雅茶协林建辉会长说:“这里原来前面是一个渡口,古代来往商船都是从这里将南路水仙运往各地。”


走近上岩茶业百亩品种园,一片黄绿交错的茶园风光映入眼帘,在蓝天的映衬下显得特别靓丽。“这片是武夷名丛白鸡冠,这片是雀舌,这是肉桂,这是武夷山茶科所移植的大红袍...。”


民国三年(1914年,有文献记1915年),在美洲美国旧金山举行的巴拿马(万国商品)世界博览会展览品赛会上,詹金圃茶号送展乌龙茶获一等金奖,杨瑞圃、李泉丰茶号送展乌龙、水仙获二等银奖。

  

1982年建瓯茶厂生产的一级闽北水仙荣获国家优质产品银质奖,产品畅销国内外市场,深受广大消费者的欢迎。同年,注册 “北苑”牌商标,生产的“北苑”牌闽北水仙茶和闽北乌龙茶系列产品深受国内外客商的喜爱。主销日本、中国香港与澳门、欧美及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并畅销全国各地。“北苑”牌商标也因此享誉海内外。1988年,建瓯茶厂生产的“一级闽北水仙茶”荣获首届中国食品博览会金牌奖和轻工部授予的优质出口产品银牌奖。


西出建瓯往南武路北行约二十公里,在徐墩镇下碓村五石自然村,即国家G3高速公路丰乐服务区300米处(服务区可直接过去),可以看到一处规模恢宏的古民居群落,这就是清末被誉为“建瓯西出第一家”的伍石茶庄。

  

伍石茶庄的崛起与近代建溪流域武夷山一带茶叶生产流通的繁荣有着密切的关系。伍石村伍姓始于伍建中又名伍富,据说,由于伍建中老实厚道、吃苦耐劳,很受经常在此经营茶叶的一江西客商的赏识,常常委托他代为中介,收购、组织货源。后来,江西客商回去后留下了一笔资金。凭着这笔启动资金,他接下了茶叶生产经营,开起了伍石茶庄,自己生产经营茶叶,经营地域远达江西、浙江、上海、广州等地,没几年就成为建瓯西边富甲一方的大商人兼大地主。最繁荣的时候,茶庄拥有工人40多人,年产茶叶300多担,销往江西、浙江、上海、广州等地,现如今在下锥村到丰乐村一带还可辨认出一百多年前的茶园陈迹。

  

伍石茶庄第二代主人伍玉灿、伍守仁兄弟接手产业后,开始了茶庄的大规模建设,仅从浙江、上海等地弄回来的设计图就花了数百两银子,许多建筑材料通过武夷山等地经水道陆路辗转运来。茶庄自清同治三年(1864年)开工,至清光绪八年(1882年)完工,历时18年。

  

伍石茶庄占地面积约9000平方米,由三大院落环连一体,民居建筑上吸收了徽派建筑和江浙民居的特点,具有山地特征、风水意愿和地域美饰倾向,建筑平面为多进院落式布局,中轴对称,建筑面阔三间,中为厅堂,两侧为室,厅前 “天井”,不仅可以采光通风,还有“四水归堂”的吉祥寓意。外观高墙封闭,马头翘角,天际轮廓错落有致,黑瓦青砖,典雅大方。院内有亭、台、阁楼、厅阁,院前院后有花园、亭榭、池塘。大院右侧还建有祠堂、戏楼各一座,面积达1000多平方米。整个大院布局严谨,建筑考究,规范而有变化,不但整体造型优美,而且单体建筑各有特色。屋顶形式多样,有歇山顶、硬山顶、马鞍顶等,形成平、低、高、凸、上翘及垂弧等状。宅内木雕的门罩,石雕的漏窗,砖雕的窗棂、楹柱等,可以说是一处一景,使整个建筑精美如诗,融古雅、精湛、富丽为一体,令人叹为观止。

  

由于伍石茶庄的第二代主人在茶庄的建筑上花费了大量的财力、物力和时间,致使茶庄经营由盛转衰,伍家日渐败落。

  

伍石茶庄大门前,屏风墙上有两幅藏诗竹画,画上的字全由竹叶组成,该画画工精绝,构图奇妙,画中两竿翠竹拔地而起,清峻通脱。右边的一竿,竹梢向右斜出,竹叶下垂,似暴雨淋浇之状,人称“雨竹”;左边的一竿,竹叶倾斜,如被狂风吹拂之状,叫“风竹”。传言能读懂竹画的内容,就能找到价值连城的宝窟。因此,凡是到伍石茶庄的人,当地群众都会让他猜猜,希望能给他们指点迷津。《建瓯文史》资料上也有文字记载,认为此图是待解之谜。

  

据查证,这两幅藏诗竹画实际上源于传说中关羽所作的《关帝诗竹图》。该画画工精绝,构图奇妙。画中两根翠竹拔地而起,清峻通脱。右边的一根,竹梢向右斜出,竹叶下垂,似暴雨淋浇之状,人称“雨竹”;左边的一根,竹叶倾斜,如被狂风吹拂之状,叫“风竹”。这个画由竹叶构成一首五言诗:“不谢东君意,丹青独立名;莫嫌孤叶淡,终久不凋零。”个中真意,还要从关羽下邳之败的历史说起。

  

据《三国志·武帝纪》记载:“建安五年,……(曹操)遂东击备,破之,生擒其将夏侯博。备走奔绍,获其妻子。备将关羽屯下邳,复进攻之,羽降。”关羽降曹来到许都后,曹操极为厚待:赐宅第,赠锦袍,赏兔马,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上马金、下马银。关羽斩颜良后,曹操又封其为汉寿亭侯。曹操极力拉拢关羽,然而关羽却念念不忘兄长刘备。他对曹操表示,一旦得到兄长的消息就马上投归旧主。为了抒发思兄之情和忠贞不渝的气节,他就画了一幅竹画挂在屋里,表示对刘备忠心耿耿。后人将此画命名为《关帝诗竹图》。诗中的“东君”指曹操,“丹青独立名”喻他自己的忠贞不渝,后两句则是表白他对刘备的赤胆忠心。

  

伍石茶庄的主人把这幅画中两根竹子分开来雕在门前屏风墙的两边,而且把其中的叶子位置稍作改动。现在看来,这两幅藏诗竹画与藏宝图没有相干,和岳飞背上刺的“忠”字一样,不过是儒家“忠君”思想教育的范例。

  

一百多年过去了,昔日的亭台楼阁、雕梁画栋早已被岁月的风雨剥蚀得不堪入目,当年的花园、池塘如今也被村民改作猪栏禽舍。由于年久失修,古建筑群多处屋顶瓦片破损,底下木头已经霉烂,许多地方只剩下外墙,里面已是空荡荡的了。加上古董商经常光顾,许多能拆卸的砖雕、石雕、木刻、花窗、门板等多被收购走,精致的摆设更是变卖一空,抢救和保护古民居已经迫在眉睫。

  

为更好的保护好这些珍贵的古民居。2013年5月19日,建瓯市北苑御茶研究所、建瓯市民俗学会、建瓯市杨荣研究会、上海伍石公益联盟等民间社会团体,联合起来,自发组织和举办了伍石山庄古民居抢救保护行动。

  

建瓯民俗学会会长吴雪浩说:伍石山庄是我们福建省唯一入选《中国古建筑史》的一个古民居群,现在虽然已经有所破败,但是只有古典的才是未来的,很值得我们去保护!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伍石山庄,同时也是建瓯珍贵的闽源文化茶旅一体的旅游资源,将来有条件,还可以综合开发成一处北苑茶文化和古民居文化爱好者的旅游观光胜地。


(黄悦)